当前位置:南京杰妮夫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科技IDG资本熊晓鸽:看好区块链 BAT并非不可超越
IDG资本熊晓鸽:看好区块链 BAT并非不可超越
2022-10-15

“我比较看好区块链技术,我们也投了很多区块链项目。区块链本身是一个好技术,比如在版权、音乐上的应用。我认为未来,在应用方面,区块链可能会成为继互联网之后的一项颠覆性的技术。”IDG资本全球董事长熊晓鸽在“中国海归群体与改革开放40年——2018第四届海归中国梦年度盛典”上对凤凰网财经表示。而对于比特币等代币、代币交易所等看法,熊晓鸽显得迟疑,表示目前不是其考虑的内容。

作为投资界老江湖,IDG资本在中国被称为“VC教父”。如今,IDG资本已远远不是一家单纯的VC机构,而是VC+,在企业初创期、成长期、成熟期到上市、并购,乃至上市后的全链条支持都有大量的布局。

如日中天的中国互联网独角兽企业多有IDG的身影,投资了包括腾讯、百度、360、搜狐、携程、爱奇艺、如家、美团、小米等重量级的IT公司,“我们赶上了互联网技术的好时机,BAT中除了阿里巴巴以外,我们都投资了早期这些互联网公司。今天中国互联网市场已是全世界最大的用户市场,4G用户也远远超过了美国和其他国家,因为我们基站本身就占全世界市场份额的60%,”熊晓鸽表示。

对于未来的预测,熊晓鸽认为未来投资还会带来一些意外的惊喜,比如人工智能、大健康领域等。“我们比较关注像人工智能、医疗医药、消费升级、智能出行、先进制造等领域。”

对于创业者,他建议创业者要拥有全球的视野,立足中国赢在世界。“创业是一种生活方式,首先是你喜不喜欢它。不是每个人都要成为马云,不是每个人都要做成BAT这样的大公司。”谈及投资梦想,熊晓鸽自信地说道,“未来还能不能投出超越BAT的公司?没有任何一家公司能够通吃,永远有机会投出下一个BAT级企业。投出下一个BAT、甚至比BAT更牛的公司,这些是我的工作,我的职责所在。”

谈投资:看好区块链未来可能成为颠覆性技术

作为投资界老江湖,IDG资本在中国被称为“VC教父”。如今,IDG资本已远远不是一家单纯的VC机构,而是VC+,在企业初创期、成长期、成熟期到上市、并购,乃至上市后的全链条支持都有大量的布局。资料显示,IDG集团公司创建于1964年,总部设在美国波士顿,是全世界最大的信息技术出版、研究、发展与风险投资公司。IDG 所属的IDG 技术创业投资基金(原太平洋技术创业投资公司)于1989 年11 月在北京进行了第一个试验项目的风险投资。

1993年,熊晓鸽将IDG资本引入中国,成为首家进入中国的外资投资机构,先后在北京、上海、广东、天津、深圳等地设立了自己的风险投资管理公司。25年来, IDG资本在全球已投资超过700家优秀企业,其中已有超过160家企业通过在美国、欧洲、中国香港、中国内地资本市场IPO或兼并重组形式成功实现退出。在中国,如日中天的互联网独角兽企业多有IDG的身影,投资了包括腾讯、百度、360、搜狐、携程、爱奇艺、如家、美团、小米等重量级的IT公司。

熊晓鸽表示,IDG资本未来可能投资的公司,除了希望其在国内市场做得出色外,也希望公司在国际市场也有比较好的布局。“BAT这些公司在国内销售占很大部分,但国外销售额比较小,目前主要是C2C模式。虽然这些公司也在做云计算、大数据,但他们收入来源B2B的部分还是比较小。而小米现在在印度市场占有额1%,潜力比较大。希望下一批投资的企业不管是不是能够超越BAT,首先要超越自我,在国际市场上也能有一定布局。”

5月3日,小米正式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小米或将成为香港第一家“同股不同权”上市公司。据悉,小米公司目标在6月7日获得香港交易所的正式批准,进行融资额可达约100亿美元的首次公开发行。这一规模的IPO将是香港自2010年友邦(01299)以来最大规模的IPO。2010年小米进行A轮融资,启明创投、IDG资本、晨兴投资4100万美元,认购小米16.4%股权。

熊晓鸽还列举了科沃斯的例子,“我们投资了科沃斯,我觉得这家公司非常好,首先,它是人工智能领域,比较有潜力。此外,很重要的一点,它的销售在国内和国外几乎各占一半。未来,我相信它会在国外业务上做得更加出色,很快会成为全世界第一。”5月28日,扫地机器人“第一股”科沃斯登陆上交所,本次共发行4010万股,发行价格每股20.02元,此次上市,科沃斯计划募资9.12亿元,称用于达到每年400万台的产能扩张之上。

除了IT行业,熊晓鸽坦言也看好智能出行领域。今年年初,小鹏汽车在香港召开融资新闻发布会,宣布获得总额22亿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阿里巴巴集团、富士康和IDG资本联合领投。“我们投资了蔚来汽车、小鹏汽车,这些跟特斯拉很不一样。特斯拉汽车生产成本太高,可能永远都生产不出赚钱的汽车,他们90%以上的电子元器件来自亚洲,很多是从中国采购,运送回美国组装,再运到中国销售。”

对于现在如火如荼的区块链项目,熊晓鸽表示,“我比较看好区块链技术,我们投了很多区块链项目,区块链本身是一个好技术,比如在版权、音乐上的应用。我认为在应用方面,未来,区块链可能会成为继互联网之后的一项颠覆性的技术。”而对于比特币等代币、代币交易所等,熊晓鸽直言,目前不是其考虑的内容。

熊晓鸽认为未来投资还会带来一些意外的惊喜,比如人工智能、大健康领域等。我们比较关注像人工智能、医疗医药、消费升级、智能出行、先进制造等领域。

谈创业:每一代的创业者都有每一代的机会

“每一代的创业者都有每一代的机会,千万不要把BAT当作永远不可逾越的三座大山。 BAT很牛,但他们的国际化路线还可以继续拓展。90%的销售额仍然来自国内,未来得走国际化路线才可以。”熊晓鸽认为。

谈到在2006年至2008年做《赢在中国》评委的经历,熊晓鸽表示,“那个时候谈创业,很多人觉得那是个遥不可及的事情,而今天国家政策支持鼓励创业,越来越多人开始创业,创业氛围已经变了。”2014年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发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他提出,要在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掀起“大众创业”“草根创业”的新浪潮,形成“万众创新”“人人创新”的新势态。

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既可以扩大就业、增加居民收入,又有利于促进社会纵向流动和公平正义”。在政策和市场的双驱动下,国内又掀起了一轮创业浪潮,而这一轮以互联网行业为主。

创业者怀揣着梦想前仆后继,然而最后能够成功却是凤毛麟角。“成功是小概率的事情,但最重要的是你要喜欢创业这件事情,而且为创业乐此不疲,创业失败了也不懈气。创始人需要在参与中调整,看准方向后,找到自己的团队一起走下去,这样才能够成功,”熊晓鸽表示。

在互联网领域,BAT等大公司触角已经深入多个领域,新兴创业者还有机会吗?熊晓鸽认为,“尽管大家都在布局,但我坚信,没有任何一个公司能够永远通吃,尤其是技术型的公司。PC的技术是谁发展出来的?是IBM。可是硬件赚钱最多的是因特尔,软件赚钱最多的是微软。IBM的PC业务最后被联想收购了。这也说明,对于大的上市公司而言,即使它拥有一些新技术,但是它的‘副业’很难打过别人的‘主业’。

熊晓鸽感叹目前的创业和早期创业的逻辑变了,“我们在90年代后期投资的一些企业,老总基本是海归。那时,互联网刚进入中国,更多理念需要借鉴国外的经验,所以海归有优势。比如马云之所以做得非常好,除了他的才华外,英语讲得好也是一大优势。今天这已经不是一个优势,目前的优势在于中国市场本身的优势,比如在4G时代,中国已经走到了世界的前列。在应用方面,中国4G的基站占了全世界总基站数的60%,我们在移动终端很多应用都比国外好。”

有过留学生经验的熊晓鸽建议,“现在海归和国内学生差距越来越小。对于海归而言,可能国外接触面多一点,所以要把握这个机遇。留学生在美国毕业后有一年的实习期,建议大家不要急于回国,这一年实习期找一个大点的公司或者喜欢的公司实习,不给钱、少给钱都行。把一个公司的运营模式学明白后,再根据你的专业寻找合作伙伴一起创业。”

他建议,不管氛围怎么变,创业者胸怀应该更宽广,立足中国赢在世界,即立足中国土地,同时要有全球市场的视野,不断超越自我。“创业是一种生活方式,首先是你喜不喜欢它。不是每个人都要成为马云,不是每个人都要做成BAT这样的大公司。”

谈“半路出道”:永远有机会投出下一个BAT级企业

“我之前也做记者,后面转到了VC行业,”熊晓鸽笑着说。采访中,他显得比较随意自然,抱怨太热随即摘下了领带继续谈他“半路出道”的故事。1977年,熊晓鸽顺利考上湖南大学英语系,成为当年40.2万人的一份子,当年的高考录取率为6.5%。“1979年,我写了一篇文章,登在《湖南日报》的头版,当时很多人讨论我这篇文章,觉得写得不错。我还得到了7块钱稿费,当时就觉得当记者太棒了。”

“我当时看到意大利著名女记者法拉奇采访邓小平的一篇文章,觉得她太棒了。看了法拉奇的传记后,我更是折服,梦想成为像她一样的记者。当时只有社科院研究生新闻系招英语采编专业,于是我就报考了。第一年没考上,因为政治没及格。后来,我搬到了北京金台西路3号,又复习了两年。”最终,熊晓鸽以全国统考总分第三名的成绩上了中国社科院英语采编专业,后又远赴美国波士顿大学继续求学,成为改革开放后兴起的留学潮中最早一批到美国的中国学生。

“我认为不管做什么,要提前想好,明白自己的目的。最好在学校期间就着手准备,包括可以参与一些创业或者公益相关事务,扩大人脉,同时学会与更多人合作。如果你对自己的工作不是那么称心如意,后期,也要学会不断调整,”熊晓鸽说。

1986年秋,他获得了波士顿大学全额奖学金,于是他带着38美金只身前往美国,开始了艰苦的求学之旅。在1987年底,熊晓鸽又进入塔夫茨大学弗莱彻法律与外交学院攻读国际经济与商理博士学位。1988年的暑假,熊晓鸽在弗莱彻学院的导师恰好有位朋友在中国创办了一份电子杂志,想找既有新闻背景又懂电子的人。熊晓鸽前去应聘,很顺利地就被卡纳斯出版集团录取。留在出版社的熊晓鸽先是《电子导报》做记者和编辑,后来就升任为亚洲版的主任编辑。

然而,三年的美国媒体工作经历,让熊晓鸽感觉自己很难再成为“法拉奇”那样的人物,他开始重新思考未来。在美国当记者的熊晓鸽经常去硅谷采访,由此认识了很多投资圈的人,其中包括IDG董事长麦戈文。而将熊晓鸽这个“门外汉”带入风险投资领域的人,也正是麦戈文。

据媒体报道,熊晓鸽给麦戈文写了一封长信,阐述自己回国做杂志、VC的想法。几天后,麦戈文的秘书打来电话,邀请熊晓鸽见面详谈,原定45分钟的见面谈了三小时。最后,麦老大问熊晓鸽有什么要求,熊晓鸽只说了一句“能够直接向您汇报就可。”

1991年,熊晓鸽正式加入IDG,1993年,熊晓鸽将IDG资本引入中国,成为首家进入中国的外资投资机构,先后在北京、上海、广东、天津、深圳等地设立了自己的风险投资管理公司。

“为什么要放弃华尔街的工作选择回国?我认为做风险投资终归有要有出口,要上市。而中国证券市场1990年开始开放的,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熊晓鸽把自己的成功归结于“幸运”,“过去40年,改革开放给有梦想的创业者提供了平台和空间。同时,我们赶上了互联网技术的好时机,BAT中除了阿里巴巴,我们都投资了早期这些互联网公司。”

谈到未来的投资梦想,“未来还能不能投资出超越BAT级的公司?没有任何一家公司能够通吃,永远有机会投出下一个BAT级企业。投出下一个BAT、甚至比BAT更牛的公司,这些是我的工作,我的职责所在,”熊晓鸽自信说道。

本站唯一域名 wydclub.com。认准无忧岛网!认准wydclub.com